75小說 > 都市言情 > 鄉村最強小神醫 > 第1658章 變卦
    羅陽除了安慰之外,也沒別的方法能讓水月和鏡花鎮定下來。
    可是水月和鏡花還是無法平靜內心的恐懼。
    電話那頭沒有應聲,這讓人最煎熬。
    畢竟機會對半開。
    若半皮同意幫忙騙堡主,那事情還有曙光。
    只是騙堡主這種事太危險,一旦被堡主知悉了,那半皮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說不定他就掛了。
    一直不回答,羅陽只得又問道:“半皮先生,還沒考慮好?”
    只聽半皮冷道:“你有能力讓我恢復人樣?”
    事實上羅陽還沒有把握讓半皮完全擁有人的模樣。
    此時又不便直說,只得硬著頭皮道:“有!”
    半皮又沉默了。
    這個交易對半皮而言很重要,只是太過危險,不得不三思。
    幫羅陽的忙,就意味違背堡主的命令。
    “你為什么要救水月和鏡花?”半皮問道。
    “朋友有困難,不能不幫。”羅陽說道。
    他感覺半皮下不了決心,畢竟跟堡主對著干,那吃不了要兜著走。
    果然不出所料,只聽半皮說道:“你選一個吧。”
    二選一?
    羅陽當然不能接受,說道:“半皮先生,你這個建議不好。你如果有辦法騙住堡主,那就干,如果沒有,就不要做,太危險。”
    從半皮不即時應聲可知,他應該有一定的把握騙過堡主。
    只是沒有十成的把握,做起來,若出了差錯,那就是大麻煩了。
    “你想不冒險就把事情做成,那是不可能的。”羅陽說道。
    “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治好我的病?我找過那么多民間的奇醫,都沒能把我恢復成人樣。”半皮說道。
    若幫了羅陽,屆時羅陽又無法兌現承諾,半皮至多只能殺了羅陽。
    可是半皮違抗了堡主的命令,那也是要被懲罰的,結果并不樂觀。
    “半皮先生,我說了能治好就能治好。”
    一面說,一面在心里問魂獸和血煞子。
    “那只公的,你有沒有聽說過半皮的事?”羅陽問。
    魂獸可能沒有聽說過半皮。
    “主人,不認識他。”魂獸答道。
    這時聽血煞子不問自說。
    “他是修煉了一些功法才變成那樣的,你想讓他恢復原樣,那很困難。”
    聽了這話,羅陽暗道不妙。
    可此時不能跟半皮說實話,那會影響水月和鏡花的事。
    羅陽問道:“莫邪小姐,你的意思就是有可能把他恢復成人樣?”
    血煞子說道:“對。只是希望不高。除非你能找到一些很特別的藥材。”
    只要有機會,那就行了。
    “你既然有能力讓我恢復成人樣,那要多長時間?”半皮問道。
    “短則一個月,慢則一年左右。”羅陽說道。
    待修煉成了飛劍劍術,就不怕半皮來尋仇了。
    屆時若勸不止半皮,千里取他人頭。
    “見了面再說。你帶了水月和鏡花來?”半皮問。
    聽半皮的意思,好像還沒有拿定主意。
    羅陽說道:“半皮先生,你同意我的條件了,那還見月姐和鏡姐干什么?”
    半皮說道:“我要當面跟她倆講一些事。你帶她們來。”
    隨即半皮說了一個地址,依然是城效的偏僻地點。
    原本要去吃夜宵的,只好先去見半皮。
    在路上,見水月和鏡花都很擔心,羅陽安慰道:“月姐,鏡姐,莫怕。我會擺平這事的。”
    若非羅陽相助,水月和鏡花確實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現今羅陽雖肯幫忙,但也沒有很大的把握將事情搞定,水月和鏡花自然憂慮。
    不知不覺來到了約定的地點,那是郊區一塊水泥地,周圍可能還要建什么,但爛尾了。
    周圍也沒有燈光,只有朦朧的月色。
    停好車,羅陽依然讓莎莎留在車里等待,她跟來也沒有用。
    羅陽帶著水月和鏡花往前走了百十米,來到那堆磚頭旁邊。
    “半皮先生。”
    叫了一聲,不見應聲。
    又仔細看了看周圍,確實是這里。
    “半皮先生。”
    又叫了一聲,大約過了三五分鐘,才聽半皮說話。
    “你可以走了,把她倆交給我。”
    半皮的話音從不遠處傳來。
    先前談的并不是這樣的,羅陽說道:“半皮先生,你改變主意了?”
    半皮說道:“我帶走她倆,等你治好我的病,我再將她們回到你的身邊。”
    聽了這個餿主意,羅陽就冒火。
    對半皮的為人又不了解,也不知他會不會一轉身就把水月和鏡花干掉。
    水月和鏡花都挨著羅陽,顯是也不想跟半皮走。
    “半皮先生,你太不厚道了。我很失望。”羅陽說道。
    “我不相信你能治好我的病!”半皮口吐真言。
    換了誰,若求醫半生都沒治好這種怪病,現今只聽羅陽幾句話,確實難以完全相信。
    在半皮看來,與其相信羅陽的話,倒不如先執行堡主的命令。
    畢竟那樣可以保證活下來。
    “半皮先生,你難道不知道我以后會是骷髏堡的三當家?”羅陽說道。
    “那是以后的事。我只聽令于堡主!”半皮冷道。
    本來想嚇唬嚇唬半皮,結果他不吃這一套。
    羅陽只得又換一種口吻說道:“半皮先生,我們談好了的,你為什么又變卦?要不我現在就給你治療一下,讓你看看效果?”
    若沒有其他辦法可想了,羅陽打算哄半皮吃主仆丸。
    只要半皮中計了,那一切就好辦了。
    當然,主仆丸對半皮是否有效果,那還是個未知數。
    對于普通人,那是百分百可行的。
    只是半皮都不算普通人,羅陽也沒有試過給類似的家伙吃。
    不過不嘗試,更沒有希望。
    半皮又猶豫了,羅陽又說道:“不能一下子讓你恢復人樣,但你能感覺到有效果。”
    又過了一會子,半皮或許心動了。
    “立刻能看到效果?”半皮問。
    “當然不是看到好起來的效果,而是你能感受到會好起來。”羅陽說道。
    半皮半邊臉面都是骷髏,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讓其生出血肉?
    除非是神仙。
    “你還是先留下水月和鏡花!等你治好我的病之后,她們會回到你身邊的!”半皮說道。
    說來說去,半皮還是不相信羅陽。
    在這種情況下,羅陽只有兩個選擇。
    一就是跟半皮火并;二則是逃跑。
    但半皮懂鉆地術,羅陽想跑贏半皮,那比登天還要困難。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