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紅樓之公子無雙 > 第416章 京城轟動!
    南城琉璃廠,賈琮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來這里親自監督和參加實驗了。
    盡管知道砷凡納明606只要經過一遍遍的實驗、篩選最好的抵抗病原體的砷化合物就可以了。
    但是這句話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仍舊需要一個團隊經歷一次次失敗。
    最后經過兔子感染模型的實驗,他們終于篩選出了最優秀的一種砷化合物,賈琮并沒有把它命名為606,因為他沒失敗那么多次,而是直接就叫砷凡納明。
    然后就是藥物、注射器的儲備。
    注射器原理15世紀就提出了,17世紀就有注射器實驗,18世紀活塞注射器出現,英國人率先使用玻璃注射器,雖然沒有現代一次性注射器安全,但是還是可以用煮沸法消毒的,也就是玻璃和金屬制造的注射器。
    至于華夏的注射史更悠久,前文業已說明。
    而賈琮費心經營玻璃廠,在注射器方面沒有費時太久,還多虧了這些英國人帶來的經驗,如詹姆斯、威廉、黛芙妮。
    琉璃廠團隊的所有人,累得一碰到床就能睡著。
    等他們清醒過來整理藥物時,南城破廟的病情跟蹤,已經有成果了。
    破廟內,賈琮、王嘉會為首,帶人進行了病人情況的統計,威廉嘿嘿冷笑著匯報道:“我們這一方,總共五十人,其中三十八人病情嚴重的已經明顯得到緩解和大幅度改善,其余不改善的,也沒有死亡!
    砷凡納明的效果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百分之七十六的治愈率!
    王嘉會帶人查了查,雖然老臉有點掛不住,但是仍舊指責道:“賈大學士,你得好好看看那些沒治愈的人,好像病癥更多了呢!”
    不用他提醒,賈琮早已看清了情況,那些沒有改善的病人,有的抽搐不止,有的全身皮疹,有的眼睛瞎了,有的神經錯亂,直接就瘋了。
    其實這不能完全怪賈琮,砷凡納明有并發癥,這是真的。
    但是花柳病本身就有并發癥,多種多樣。
    比如神經性梅毒,這種砷凡納明直接無效。
    “好說啊,王大人!辟Z琮寸步不讓:“那王大人那一邊的情況怎么樣呢?我看百分之三十的治愈率都還沒有吧?”
    “可是我們這邊沒有一個人死去,也很少有人用藥后病情加重!蓖鯘嗜跞醯氐,怎么看都底氣不足。
    “噢,也就是說吃不死人,但也沒有明顯效果,這明顯是庸醫!”馮紫英站出來指責道。
    眾人哄笑一陣,紛紛贊同,其實這話一點沒錯,砷凡納明沒有出來之前,全世界花柳病患者除了水銀之外沒有更好選擇,而這種效果是十分不好的,要不然我大清同治帝愛新覺羅載淳怎么落得個花柳病橫死呢?
    就是那時還沒有砷凡納明,水銀藥效是不高的。
    砷凡納明有副作用,但藥效很高。
    而那個生生乳配方就像大鍋菜,混合亂搭,一時吃不死人,但是治不好重癥。
    “我不會干涉你們的生生乳怎樣推廣,我們互不干涉,就交給市場和大眾來選擇吧!辟Z琮拱拱手,義正言辭。
    王嘉會此時倒是沒有針鋒相對了,面色顯得有些黯然,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就像自己堅持了一生的東西突然發現錯誤一般的雷霆打擊那樣,拱拱手也就告辭了。
    賈琮沒空關心太醫院的人,繼續吩咐道:“把試驗范圍推廣到三百人,繼續加大藥物產出,并且直接可以開價賣了,算算成本再定價!
    對幾萬人進行試驗,賈琮現在沒那個耐心和免費服務的義務了,艾爾利希團隊畢竟是資金足夠的,而賈琮可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投資!上萬人試驗還得花費很大成本、人力、物力、財力。
    這時他不禁瞄上了神武將軍公子馮紫英,剛好馮紫英也正在琢磨著這事呢,這個公子也是莽撞過的,原著二話不說就打了仇都尉家的公子,還是有點魄力,此時見了賈琮的藥物效果,他自然不是傻子,試探著笑問道:“子禮世兄,你看這藥物一個人投資是不是有點捉襟見肘呢?”
    賈琮聳了聳肩,故作輕松道:“勉強能支持吧,你知道我海貿的利潤還有幾百萬兩呢!
    馮紫英聽了差點吐血,其實賈琮這樣說也沒什么,大家都知道海貿是暴利,從澳門、日本、香料群島、馬六甲這樣周轉幾次,想不富都難,要不然當初遠在萬里之外的小國葡萄牙也不會傾盡亨利、若奧二世、曼努埃爾幾代王子和國王的力量,八十年的國家推動、來做這件事情了。
    達伽馬就靠這個當上印度副王,一次次海貿暴利讓葡萄牙舉國沸騰,前仆后繼、悍不畏死地撲到了澳門。
    而當初賈琮可是督理五省,封疆大吏算什么,都要被他調度,明里暗里賺個幾百萬算得了什么呢?
    當初的鹽商沈三貫,也是賈琮直接坑來了一千萬給國庫的。
    “不過我們畢竟是世交嘛!”賈琮一臉勉為其難的樣子,肉疼地道:“朋友呢還是要交要顧的,馮世兄要投資可得盡快了,找我的人可多著呢!
    實際上賈琮是在坑他,賈琮自己可掏不出那么多現金銀子,因為那些錢是流動的,幾十萬當然隨時拿得出來。
    但是賈琮派系、團體、聯盟、家族,所以……這些錢還不夠他養自己人呢。
    而現在的海貿,他可不能明目張膽地拿錢,多少人眼紅地盯著呢。
    也不知道南洋情況進展如何了,賈琮也好久沒看那邊的書信了。
    馮紫英迫不及待地告辭,回去和父親馮唐商量了。
    琉璃廠內,一切工作按部就班地進行著,威廉難掩激動,急促而又欣喜地道:“學士大人閣下,我能不能通過教會,把這種砷凡納明給我的國人?”
    賈琮剛要一口拒絕,卻發現馬太伊斯等都眼巴巴地望著他,賈琮眼珠轉動:“這暫時涉及到我們的核心利益,目前砷凡納明研制過程和配方絕對是我們的核心機密之一,在別人未仿造出來之前,不能透露絲毫!
    “當然,我以后會答應你們的,等我們贏利完了之后!辟Z琮空口畫大餅,雖然砷凡納明在這個時空的出現,是他和外國人共同合作的結果,但是他對這些外國人可沒有多少感激和同情。
    花柳病就是他們自己帶來的,進而傳遍大洲大洋。
    出來琉璃廠后,賈琮吩咐仲尹、伍三哥、武狀元等勇武的親信家。骸皣栏癖O視所有西洋人,但有泄密等不軌舉動,就地格殺!”
    “是!”
    不出幾天,賈琮最好的那一種砷凡納明成功上市,賈琮準備要開始融資了。
    這不查不知道,一看來買治療花柳病藥物的人就嚇一跳,半個月不到,人數早已破萬,其實是這個時空大航海早就開始幾百年了,而花柳病,一般人也不愿意說出來,難以啟齒,家門羞事,秦樓楚館之地又是最能廣泛傳播的,不乏富貴人家的公子,當然富貴人家的比例要少一些,更多的是底層人。
    這樣一來,賈琮的砷凡納明不到一月,就在京城徹底引發了轟動!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