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司禮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東亞最強音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耶穌的小弟戴根大金鏈子,并不妨礙他對上帝的篤信和虔誠。而且,適當的暴露一下個人財富,也有益于世間迷途羔羊對上帝福音的向住。
    試問,如果不是上帝指點迷津,魏公公脖子上的大金鏈子從何而來呢。
    這是個因與果的關系。
    信上帝,不但能上天堂,更能得財富,這對于貧苦的世界人民才是真的誘惑。這也是比一切宣教更有力的宣教行為。
    世界人民的解放和福祉是魏公公始終關注的大事,他堅信世間必有正義。
    這個世界雖然黑暗,但從來不乏正義。只要有正義,就有上帝的存在。身為一個大主教,最高榮譽就是得到上帝的表揚和教皇的贊賞。前者,魏公公覺得可以沒有,他老人家暫時不想和最高領導會面。后者,卻是有著迫切需求的。
    如果保羅五世能夠為魏公公提供參加教皇選舉的資格,魏公公不介意做一回天主教的紅花雙棍,替他們從銅羅灣砍到屯門。
    他有一個夢,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在梵蒂岡的大教堂提著他的砍刀,怒指那幫不為金錢所動的紅衣主教們:“當年如果不是咱提著西瓜刀替你們打生打死,你們這幫老東西能在這吃香喝辣!'tcount!逼數,你們懂不懂!一個人如果沒有逼數,他還是個人嗎!今天,你們要么投咱票跟咱走,要么就跟上帝走!”
    而想要完成這個目標,首先就必須提高龐麥臣大主教在教廷的影響力。只有地位和影響力都達到高峰,龐麥臣這個名字才能震動整個天主教世界,才能問鼎那教皇的寶座,才能將他的影響力遍布全球,讓地球的每一個角落都傳頌他圣約翰*龐麥臣的名字。
    這才是圣人。
    這也是一個東方人從來不敢,也不曾想過的事。
    魏公公敢想,更敢做。
    所以,他要把握機會。
    從古至今,戰爭是轉移矛盾和凝聚人心的不二法則。
    身為教皇陛下剛剛冊封的東方大主教,魏公公必須對天主教的事業有所貢獻,也必須維護東方教區每一個神父和信徒的信仰和生命安全,亦要維護天主教的傳播自由權,這是教皇授予他的神圣使命!
    那么,正在日本發生的鎮壓天主教徒事件,就很好的迎合了魏公公的政治需求,也省卻了魏公公尋找合適借口的麻煩。他總不能說經查,有幾個神父在江戶城失蹤,懷疑是被城中的日本武士綁架了吧。
    具有高度政治智慧的魏公公在瞬間,便決意將天主教世界拉進這場對日本的戰爭之中。至少,天主教在東方的勢力必須為他所用。
    用中國人的話講,這叫以夷制倭,借力打力。
    要知道,天主教會的財富可是魏公公拍馬而不及的,他們能夠動用的人力、物力以及各種資源,也是魏公公暫時難望項背的。
    所以,身為東方教區大主教的魏公公,沒道理不利用天主教的資源。
    不管是十字軍東征,還是皇軍東征,教會都得做貢獻嘛。
    老話一句,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保羅老兒莫以為賞給俺一個頭銜,就能叫俺把褲子都當了替你沖鋒陷陣吧。
    公公半瞇著眼睛,他相信日本的消息一定會讓這些相對后世而言還算很虔誠的傳教士們感到震驚和恐懼。
    果然,教士們一片嘩然。
    “日本?!”
    史泰隆剛從梵蒂岡回來,并不知道日本發生了什么事,他低聲詢問身邊兩個從澳門耶穌會過來的教士,可那兩個傳教士也不知道日本的事情。
    澳門可是天主教在東方的大本營,在華耶穌會就設立在澳門,東方各國的教務也基本都由在華耶穌會負責,現在連澳門的教士都不清楚日本的事,那郭居靜和金尼閣他們一幫教士就更是一頭霧水了。
    這就是時代的局限性,魏公公是一個多月前從小田那里得到的準確消息,而日本現在的當家人德川家康雖然沒有執行鎖國政策,但幕府內部對于和外國的交通并不熱衷,加之正在鎮壓天主教徒,因而肯定斷絕了和天主教會的聯絡。
    那么唯一能夠將消息帶出來的就只有西洋商船了。而商船從日本返回后首先要去的是呂宋馬尼拉,等消息從馬尼拉再傳到澳門,時間上肯定要晚很多。
    “大主教,日本到底發生了什么?”
    郭居靜心中的詫異不亞于史泰隆,但他更震驚于龐麥臣大主教所說的十字軍東征。那對于教會是榮耀,也是惡夢啊。
    “文安,你和他們說。”
    魏公公吩咐身邊的文書參謀孫必顯,此人正是名列《東黨點將錄》的一百零八將之一,其師便是東林老將**星。
    孫必顯今年只有二十歲,于前年中的舉人,因而算是少年得意,加之師從**星的緣故,在被綁的東林師生中算是強硬派。故而當日敢沖撞前來視察的魏公公,結果被魏公公當眾打了十板子。然而讓人想不到的是,學習班結束后,這個被當眾打了十板子的孫必顯卻主動報名參加皇軍文書,并且態度十分積極,這讓不少人為之愕然。據說高攀龍在得知此事后,氣得一天只吃了三頓飯。
    半年多的實習期滿后,孫必顯各方面考核都很優異,于是被魏公公點名到身邊任文書參謀,另一個文書參謀則是蘇州生員孔明德。所謂文書參謀,便是類似幕僚這一職務,專門替魏公公整理各方上報的文書,并按魏公公的意思擬出回文。某種程度,倒有點類似秉筆。
    日本方面的情報文書就是孫必顯在負責,魏公公點了他名后,孫立即上前向在場的西洋教士們敘述了日本幕府鎮壓教徒的詳細經過。
    “噢,天哪!”
    “主啊,怎么會有這種事!”
    “”
    日本天主教徒被殘酷迫害的一系列消息傳入西洋教士們耳中后,在場的西洋教士們立時感到悲痛和萬分憤慨。
    “上帝會懲罰這些東方野蠻人的!”
    那個從法蘭西來的教士阿德里安憤怒的捏緊了拳頭,恨不得立時飛到日本給那些傳說中的東方矮子們射出上帝復仇之矛。
    “大主教,我們要東征,我們不能讓日本的信徒慘死!”
    史泰隆的強烈表現讓魏公公有些意外,他還以為這個看起來十分可愛的助理主教是拒絕戰爭,致力于尋求對話解決的那種人呢。
    “對,我們要東征,組織一次東方的十字軍東征!”
    幾個年輕的西洋教士也鼓噪起來,要求大主教立時組織東方的力量支援日本的教徒。
    “日本幕府的行為是對教會和教皇的宣戰!”
    魏公公抬了抬手,一錘定音,幕府的行為必須是對天主教世界的宣戰,這一點是不容置疑的。
    “每一個上帝的信徒都不能容忍主的孩子被那些邪惡的魔鬼迫害!孩子們,是時候展示上帝的力量了,我們必須要讓東方各國那些敵視我們天主教的邪惡統治者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上帝無處不在。”
    魏公公聲音平淡,但平淡之中卻透著堅決。
    “等一下!”
    金尼閣提出了自己的問題,“大主教閣下,我們拿什么東征日本?”
    這個問題也讓那些情緒激動的西洋教士們一愣:是啊,他們拿什么東征呢?他們在東方沒有軍隊,也沒有值得信賴可以驅使的國王啊。
    “拿我們的拳頭!”
    龐麥臣大主教斬釘截鐵,向著半空舉起了自己的拳頭,“去傳達我的命令,東方教區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主教,每一個執事,每一個信徒都必須為這次東征出力!我不管他是哪個教區的主教,我只要他們馬上進行動員!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去告訴他們,如果我們東方教區不能保護我們的信徒,我們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天使之所以是天使,就是因為我們和魔鬼戰斗!去吧,去到你們能去的每一個地方,去到每一個信徒中間,去告訴他們,上帝的戰爭,來臨了!”
    魏公公屹立在耶穌雕像正下方,頭頂上十字架在夕陽的斜射下,發出璀璨的光茫。他的聲音在教堂之中反復回蕩著,那是東亞最強音!
    無疑,龐麥臣大主教感染到了在場的西洋教士們,令得教士們都在渴望這場上帝的戰爭。
    但不是每一個教士都會被感染。
    郭居靜沒有,金尼閣沒有,阿道夫也沒有。
    龐麥臣大主教沒有以他東方教區一把手的身份強迫這些有異議、反對的教士服從他的命令,而是說出了一段永遠記錄在天主教圣典中的文字。
    “當上帝的子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被迫害時,如果我們這些神職人員不能為他們發聲,不能去拯救他們,而是保持沉默的話,那么有一天,當魔鬼迫害我們這些神職人員時,上帝的子民同樣也不會為我們發聲,前來拯救我們。因為,我們背叛了他們。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戰爭,不是復仇,更不是忘記,而是背叛。”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