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李安一行二百余人總算在當地獵戶的幫助下,找到了一群可愛的金絲猴,李安用望遠鏡仔細的觀察,在清查這群金絲猴的數量。
    “二十六只,不少,真的不少哇!這下發大財了!
    李安看完每一只金絲猴之后,心里是無比的高興,笑的是合不攏嘴,有了這些金絲猴,回去之后就能建一個花果山了,也就是一個大型的假山,李安府上的院子很多,騰出一個院子就夠了,或者建在面積最大的大后院都行。
    “這是什么!這么遠都能看清猴子有幾只?”
    “沒見過,從來沒見過!
    幾名獵戶小聲的竊竊私語,顯得非常的好奇。
    李安自然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輕輕放下手里的望遠鏡,笑著說道:“這是望遠鏡,能把遠處的景物拉近十倍,來!給他們體驗一下!
    身后幾名護衛將身上的望遠鏡取下,交給了幾名獵戶,讓他們也體驗一下千里眼的感覺。
    幾名獵戶非常小心的拿起望遠鏡,生怕將這值錢的東西弄壞了。
    就從外觀,他們就能看出這些望遠鏡一定非常的昂貴,是他們買不起也賠不起的貴重物品。
    “清楚,真的能看清楚誒!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千里眼!真厲害!
    “看得真遠真清楚!
    “要是打獵的時候帶著這個東西,獵物藏到再深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幾名獵戶高興的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只可惜如此好的東西是不可能送給獵戶的,盡管也值不了幾個錢,但李安出發的時候,所攜帶的望遠鏡數量是有限的,麾下的護衛也需要這個東西,自然不能隨意送人。
    “給!
    獵戶們興奮了一陣子之后,突然發現自己有些失禮了,畢竟,這些望遠鏡不是他們的東西,他們不能一直拿著玩,體驗一把之后就要還回去才是。
    “如何?夠清楚吧!”
    李安笑著說道。
    “清楚!
    “清楚!
    獵戶們膽怯的說道。
    李安笑了笑,看向這幾名獵戶,開口問道:“以你們之見,如何部署能夠將這些猴子全部趕到懸崖邊,而不會往其它的地方跑!
    高個子獵戶開口說道:“這個不難,只要把周圍的幾條通道給堵住,然后一步步趕過去就行了,地形我們都熟悉,我們幾個可以分頭帶路,一定可以將這些金絲猴趕到懸崖邊!
    李安點頭道:“好,就這么辦,現在開始部署……”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李安將龍武軍分成了很多組,每組都由獵戶帶路,去不同的區域埋伏,沒有獵戶帶隊的也悄悄的繞圈埋伏,在金絲猴能夠發現的距離之外悄悄的形成包圍圈,并堵住其余一條轉移的道路,逼迫金絲猴一路向懸崖邊潰退。
    因為地域太大,所以,每一組都只有十人左右,李安親自帶領的一組也不例外。
    猴子都待在樹上,想要驅趕他們,可不是在樹下喊兩嗓子就能做到的,對于不會爬樹的猛獸,猴子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反正你也爬不上來,我就坐在樹梢上靜靜的看著你發瘋,猴子最喜歡看猛獸想吃掉自己,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
    所以,若要把猴子驅趕到懸崖邊,就一定要讓猴子感受到威脅,一種不盡快逃離就要丟掉小命的威脅,這個威脅可以是弓箭,也可以是會爬樹的獵人。
    雖然附近的村民很少會獵殺猴子,但也會有少數獵戶偶爾心血來潮,去獵殺猴子,以顯示自己比別的獵戶厲害,博取某個小娘子的芳心。
    所以,猴子對于獵戶的弓箭,內心還是有些恐懼的,尤其是年齡較大的猴子,很有可能都經歷過被獵戶追殺的危機時刻,它們都是從獵戶的箭矢下撿回小命的幸存者,而它們的同伴,或許就是因為獵戶的箭矢而丟掉小命的,它們曾親眼見過自己的同伴被獵人的箭矢獵殺,內心對于箭矢的恐懼可想而知。
    李安很久沒有玩弓箭了,不過,這對于李安來說屬于最基本的技能,不論多久不用都不會有絲毫的生疏之感。
    在靠近到足夠的距離之后,李安一行人引起了猴子的警覺,從它們緊張的叫聲就能看出這群猴子內心的緊張和不安。
    這些叫聲既是緊張和提醒同伴,同時也是警告李安一行人不要靠近,或者說是對獵人靠近的憤怒和反對。
    就好比一個被入侵的弱國,總是在不斷的抗議和謾罵入侵之國,但這并不會改變什么,入侵的敵人并不會停下入侵的腳步,而他們的抗議之聲顯得是那樣的無用和軟弱。
    這是一個靠實力說話的世界,沒有實力就意味著沒有話語權,所有的抗議和憤怒都是毫無用處的,都是徒勞和毫無意義的。
    此時的李安就相當于是入侵者,李安的目的就是要抓獲這群金絲猴,然后,把它們養在自己的府邸內,不管這群金絲猴愿意還是不愿意,金絲猴那憤怒和抗議的叫聲并不能改變李安的初衷,甚至一丁點的作用也起不到。
    隨著李安向天空發射一枚響箭,二百多人所進行的圍獵正式開始了,除了隱藏的人馬,剩下的都開始步步緊逼,在多個金絲猴的逃生方向制造噪音和旗幟,讓金絲猴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從而不得不往懸崖方向逃離。
    當然,剛開始的時候,金絲猴還想繼續堅持,不愿意就這么狼狽的逃走,而李安自然有辦法讓這群猴子乖乖的逃走。
    “重箭拿來!
    李安左手握住九旦的強弓,右手接過護衛遞過來的重箭,準備給這些猴子一個見面禮。
    “這么遠的距離,怎么可能……”
    高個子獵戶見李安在這么遠的距離上,居然要使用弓箭震懾金絲猴,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驚詫的叫聲不由自主的就叫了出來。
    “咔咔咔……”
    由于用力過大,李安手中的弓箭被拉的咔咔響,此時弓箭所蘊含的力量,足以把重箭彈射到幾百米開外,這份力量比普通弓箭的力量要大得多,射程自然也要大得多,而就憑李安的技術,箭矢的精確性也不會差的,雖然不能說是絲毫不差,但也差不了多少,肯定不會誤傷金絲猴。
    “嗖……”
    帶著無比強大的力量,一支重箭快速飛向金絲猴棲身的一棵大樹,并穩穩的扎入了一支比較粗的枝干,由于力量夠大,箭頭也足夠鋒利,在扎入粗樹干之后,直接透過粗樹干,從另一邊透了出來。
    而這個粗枝干的上面就蹲著幾只金絲猴,這著實讓這些小猴子嚇了一跳。
    緊接著,李安又連續發射了好幾支重箭,每一支都深深的扎入樹干和枝干,距離金絲猴的距離都非常近,只要稍微偏一些,就會給金絲猴造成很嚴重的傷害,當然,就憑李安的技術,自然不會出現這種低級的錯誤,李安是有把握才這么做的,沒有把握也不敢這么冒險。
    金絲猴果然被震懾了,它們雖然只是動物,但不會不明白這些深深扎入樹干和枝干的箭矢代表著什么,看著這些透著寒光的箭矢頭和筆直的箭桿,金絲猴群震驚了,尤其是曾經親眼見過同伴被箭矢奪取生命的老猴子們,更是萬分的恐懼。
    隨著一聲叫喊,所有的猴子全都逃離了腳下的大樹,往遠處逃去,而所有的人馬自然在后面窮追不舍,并時不時的發射一支具有威脅性的箭矢,以迫使猴子不得不繼續逃離。
    在崎嶇的大山里,猴子的行動速度比人要快得多,也從容的多,所以,猴子逃的也是不緊不慢,時不時的停下來觀察形勢,以便走出更加有力的逃生路線。
    猴子不是人,不會考慮太長遠,只能是哪里有威脅就避開哪里,逃往沒有威脅的區域,各個方向都有人,只有懸崖的方向沒有動靜,而懸崖邊也是有一天條小路的,完全可以逃過去,所,猴群自然毫無顧忌的往懸崖方向逃離。
    也許是有一絲僥幸的心里吧!也許是防止有小猴子掉隊,猴群沒逃離一陣子,都要停下來歇息片刻,見后面的人追上來了,于是繼續往遠處逃亡,或許它們是覺得,追一陣子之后,這些獵人會放棄,另外,它們在樹梢上的速度更快,雖然在逃亡,但其實并不是太緊張,若是這些猴子冒險從別的方向突圍,李安的圍捕計劃就泡湯了,可這些猴子的智商顯然沒有這么高,它們哪里有那個分析能力,不過是哪里沒有動靜往哪里跑罷了。
    都說猴子與人長的差不多,都是靈長類動物,但猴子的智商與人類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在一個數量級上,猴子永遠都是猴子,完全不能指望猴子具備人類的智商,哪怕是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此時,距離懸崖邊已經很近了,高大的樹木也變得越來越稀少,只剩下一些很矮的低矮灌木,這些猴子并沒有意識到危險,他們繼續在小樹上跳來跳去,而很快連小路也沒有了,它們只能從樹上下來,沿著地面奔跑,遠處有一條小路,只要越過這條小路,就可以進入一個全新的樹林,那里的地形更加的復雜,它們進入那個樹林之后,逃生的幾率就更大了。
    只是這些可愛的小猴子,并不知道這條小路上埋伏了十幾名手持弓箭的龍武軍士兵,它們進入這條小路,也就是進入了一條死路,并沒有逃走的可能。
    剩余的人馬已經靠攏了過來,將猴子的逃生路線給封的死死的,當小路上猛然矗立十幾名龍武軍士兵的時候,這群金絲猴嚇壞了,連忙本能的往后逃,而后面也沒有退路了,二百多人已經壓了過來,這些小猴子只能往凸出的懸崖邊逃去,這還是故意給它們留的退路,為的就是把這些小猴子逼到這個位置,然后才能輕松的抓獲。
    懸崖邊的這塊空地并不大,二百多人一口氣壓過來,把小猴子的逃生路線堵的毫無縫隙,這些小猴子已經毫無逃走的希望了,只能乖乖的做李安的小寵物了。
    “哈哈!總算是堵住了,這些可愛的小猴子一只也跑不掉了,我來數數,看看是不是二十六只!
    李安高興的伸手去數,果然是二十六只小猴子,其中,小猴子有六只,還有三只沒斷奶,驚恐的趴在母猴子的懷里。
    “一只不少,是二十六只。!
    陳龍說道。
    現在,這二十六只小猴子已經是甕中之鱉了,眾人自然也不著急,反正馬上就能把這些小猴子抓獲了,多等一會兒也沒啥。
    不過,眼前的這些小猴子就不同了,他們的眼里全都是恐懼,異常的恐懼,一種絕望的恐懼,它們也知道后面就是懸崖,而眼前的人太多了,把它們徹底的堵住了,它們絕對不可能從人縫里逃生,而懸崖的高度,它們又豈能不清楚。
    “都注意了,千萬不能讓這些小猴子逃走!
    陳龍開口下令道。
    二百多人穩步向前推進,而懸崖的凸起寬度還不足一百米,平均一個人負責半米的寬度,這么密集的人馬,小猴子絕無逃生的可能。
    眼見無路可逃,猴群只能一步步的后退,直到退到懸崖的邊上才停下來,因為身后已經沒有路了,猴群躁動不安卻也無可奈何,他們并沒有任何辦法解決眼前所遇到的危機,只能焦躁的大喊大叫,妄圖讓眼前的這些人離開。
    十幾名士兵拿著不大的網子上前走去,這些猴子若是不肯跳崖,那就一個個的捕捉,反正都是一樣的,只要捉住就是了,不管使用的是什么方式。
    見有人拿著網子靠過來,猴群顯得更加的躁動不安,在原地來回的亂轉,有的猴子因為緊張,直接跌落懸崖,實際是落入了下面的網子里,而不愿意跳崖的猴子,則最終都被士兵們用小網子抓住了,二十六只小猴子一個不少,最終全部被捉住了,這讓李安大為滿意。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