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異世田園錄 > 第九十章 侍弄田地
    柳家的兩畝地里,撒下的菜種子,在地里長得郁郁蔥蔥,與旁人家空白一片的地里相比,也著實太過顯眼了些,走過路過的村民,都少不得多打量幾眼,實因太少見了。
    也有人不時指指點點,砸巴著嘴說一番。
    不管這些人說什么,柳家兄妹幾個均不放在心上,他們以前也沒種過地,對地里的出產看得并不如一般人那么要緊,養地不養地的,他們并不那么在意,只看著地里長勢頗好的蔬菜,心里眼里只有高興。
    柳遠山從河里挑了水來到地邊,柳遠志立馬上前接過一桶,拿了手里的木瓢,舀了水就往里地里撒去,撒完一瓢又往更遠處再撒一瓢,并不多撒,只薄薄的撒一層,濕了表層的土即可。
    杜丹參與柳青兒,則是兩人抬著一桶水往地里去,一人手里一個木瓢,往不同的方向撒水,如今天氣熱,地里的菜缺了水便蔫噠噠的,澆一點水,不拘多少,瞧著都會精神不少,原本并無什么經驗,只留心觀察著地里蔬菜的長勢,他們也得出經驗來了。
    柳遠山挑了水來,由著他們澆水,自個邊坐在地邊上歇氣,瞧著他們的動作:“多澆一點兒吧,也不費什么事,不過是多跑幾趟!
    “話是這么說,可挑水到地里來,也是怪累人的,二哥你現在也還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太過勞累了不好,若是勞累過度長不高,可就壞事了!倍诺⒉毁澩。
    他們現在缺的就是勞力,柳遠山這才多大點兒,就成了家里的頂梁柱,若是累壞了,那可不得了。
    “我不是擔心這些菜會被干死了!
    “放心,澆一點水下去,死不掉的!倍诺⒑V定的說道。
    “行吧,由著你們!笨倸w這些菜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若是瞧著不對,再多澆些水也是一樣的。
    只這么說話的一會兒功夫,一挑水就被澆到了地里,柳遠山收回空桶,轉身又要去挑水。
    “二哥,我跟你一塊兒去吧!”柳遠志先前聽到他們說話,提到累不累這個事上頭,他頗為慚愧,同樣是家里的男孩兒,卻沒能出上什么力。
    柳遠山聞言,頓時便笑起來:“你才多大點,還指望能挑水呢,老實在地里待著吧!彼翘焐獗纫话闳艘,且又從小習武,個頭長得結實,這點活兒難不到他,但柳遠志卻是不成的,雖然也是從小習武,可倒底是幼子,柳成林對他要求并不那么嚴,且這本就是個好靜的性子,完全沒法跟他比的。
    他這話說完,沒再多看一眼轉頭就走。
    留下柳遠志一臉沮喪的站在那里。
    “三哥,地里長草了,咱們把雜草都拔掉吧!”杜丹參招呼了一聲。
    柳遠志一聽有事兒可做,連忙湊了過去,臉上復又露出笑模樣來:“哪兒呢,我來!
    柳青兒聽得頓時不樂意:“這大熱天的,真是沒完了,又是澆水又是拔草的,地里的活兒都要干不完了!彪m然不用她來挑水,但澆水時在地里跑來跑去也是會累人的,這么熱天又是一身汗,是渾身都不舒坦。
    “你要累了就在那邊兒歇著,我來做!绷h志忙道了一聲,他也不是不知疲倦的,只不過想著大姐每天忙著繡花,二哥的活兒也不輕松,力所能及的,他也能幫著做一些。
    地里的草長得并不多高,畢竟菜種才撒下去也沒多長時間,總歸也不可能長得比菜苗高的,不注意看不家些看不出來,不過仔細一瞧,便能發現,在菜苗根周圍,冒出不少的雜草來,要知道這兩畝地,以前莊稼就長得不好,雜草叢生,那二癩子也不理會,那些草籽、草根落在地里,可不就得長草了嘛。
    瞧著杜丹參蹲在地里已是拔了一小把在手里了,瞧了一眼不遠處的柳青兒,他不由開口道:“丹參,你也熱出一身汗來了,去青兒那邊歇會,我來拔草!
    “雜草長了不少,兩畝地呢,你一個人怎么拔得完,我幫著一塊兒拔,也快些!闭f著,不由輕嘆了一聲:“這地以前就沒侍弄好,雜草長了不老少,咱們如今種著,這草不知還要長出幾茬來!
    這懶人種過的地,就是有這樣的弊端。
    “我是怕你累著了!
    杜丹參聽著不由一笑:“這點活兒還累不著,咱們練功的時候,不比拔草累多了嘛!
    柳家夫婦出事之后,練功之事便斷了一段時間,后又撿起來,冒然上手自然會覺得累,但倒底有些底子在,慢慢的便又習慣了。
    柳遠志聽她這么說,不由也跟著笑起來:“這倒是實話,以前阿爹也不怎么要求咱們,練也可不練也可,都依著咱們,可如今二哥盯著咱們,竟是個鐵面無私的,想偷下懶都不成!
    杜丹參聽著,又是一陣好笑,以前他們小,柳遠志喜靜,并不是多喜鬧騰的性子,而她與青兒又是女孩子,自然不會嚴加要求,畢竟柳成林寄希望的是長子柳遠山,他們幾個也就是附帶著玩的,教也是有認真的教,只是要不要認真的學,就全憑他們自個的意思。
    如今到柳遠山這里,卻又不一樣了,他完全是拿出當初柳成林教導他的樣子出來,他對習武這方面,本就有天賦,身子骨結實有力,對這方面又極為感興趣,柳成林自是望子成龍,越發嚴加要求了,如今管教起幾個弟妹來,自也是有樣學樣。
    而他們三個,也是有心想要學些本事,即便是教導得嚴厲,也都咬牙忍下來,家里沒了大人,各自心中都有些惶惶,惟有學本事出人頭地這上頭,幾人也都能咬牙受住,少不得就是一番勞累了。
    “二哥也是為咱們好,學到了本事,可以受用一生不是!倍诺⑽⑽⑿χf道,對此,她是毫無意見。
    “你說得對,學到本事是自個的,阿娘以前也常這么說……”說到此,他的語氣不由一陣悵然。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