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惡魔公寓 > 第十五章 樓下
    暴雨傾盆而下。
    而剛才那一幕,卻是看得林渠英毛骨悚然。
    剛才那畫面,讓他想起了當年學生時代第一次看恐怖片《咒怨》的時候,其中男主角的妹妹就是像剛才那樣,被恐怖的女鬼伽椰子活生生從被窩里面憑空出現拽了進去。
    此時的他,嚇得直接就尿了褲子。黃色的尿液順著他的褲管,灑落到了地板上,而他的腳顫抖得幾乎都站不穩了。最后,還需要曹鐘來扶著他。
    “曹……曹……曹鐘,我……我不想死!”
    不管小說對惡靈的描繪多么生動,都無法和親眼所見相比!
    當他將剛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訴曹鐘后,曹鐘幾乎是倒吸一口冷氣,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二人面面相覷,此時,他們都覺得脖子涼颼颼的。
    “林渠英,我日你老母!”曹鐘在室內踱了踱步子,忽然他指著林渠英,吼道:“你他媽的事先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對不對?你還叫我來陪你?你要死你去死好了,你找我來給你墊背?”
    “我……我也沒想到會撞上這么邪門的事情!曹,曹鐘,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怎么辦個毛!你是林渠英,又不是林正英,現在只能看這態勢了,只要那個……那個東西出現在對面大樓,我們馬上逃出去!”
    外面又是一道閃電劃過,而雷聲則是在數秒后才響徹耳畔。
    這道雷鳴,嚇得林渠英和曹鐘都是戰戰兢兢。
    現在,他們都不敢下去,只有繼續觀察著對面大樓了?墒,接下來林渠英繼續看著對面,窗戶里面,只能看到那個裹在被子里面的死人。
    林渠英不明白……昨天這個人莫非還是個活人,今天才被殺死嗎?
    但是死后的姿態和昨天也太相似了吧?
    還有一點……昨天他好像沒看到床頭的手機?
    現在想想,實在是有些詭異。
    同時,他注意了一下其他的幾個窗戶。那個紅衣女人的窗戶,此時依舊是空無一人,而在那梳妝臺的鏡子里面,也只能看見衣架上的紅衣。
    而12f那個房間,也只能看見那個木馬,看不到其他人影。
    聶涵的窗戶,現在則也空無一人。
    現在暫時還什么都觀察不到。
    林渠英和曹鐘輪流觀察著目前對面大樓的狀況,暫時是一籌莫展。
    公寓住戶們……該不會是全滅了吧?
    如果全部都死光了,那么后果自然是不堪設想。惡靈沒了住戶作為靶子,而現在也明顯沒有偃旗息鼓的樣子,他們的性命就更加危險了。
    事實上,《魔鬼公寓》在漆黑鬼影的血字結束后也宣告太監了,讀者們還紛紛指責黑色鬼火抄襲深海的書。如果不是之前看到網上那段真人秀預告提及黑色鬼火作為素人嘉賓將會出場,林渠英甚至懷疑黑色鬼火是不是也掛了。
    此時此刻,林渠英心頭祈禱,對面大樓千萬別是《咒怨》的佐伯伽椰子這種超級惡靈,被伽椰子盯上的人,不管逃到什么地方,哪怕是去到月球,都不可能生存下來。如果對面大樓也是這種級別的靈類,那么他和曹鐘就只能等閻羅殿的牛頭馬面,黑白無常來索命了。
    而另一邊,曹鐘心頭是又怕又恨,怕自然是怕自己現在被邪祟盯上,隨時可能性命不保,而恨自然是恨林渠英把好端端的自己硬是給拖入到眼下這個狀況下。他已經下定決心,到時候逃命,無論如何都要讓林渠英在前面開路。萬一他不肯,曹鐘是不在意動用武力的。對于常年健身的曹鐘來說,林渠這個娘娘腔打是肯定打不過他的。
    而林渠英看著曹鐘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滿不善,也頓時開始心頭發毛。之前,他在朋友圈看到不少曹鐘曬上去的健身照片,那一身胸肌也是相當健碩了。他現在,就怕曹鐘和他拼命。他要真是和自己拼了,那林渠英自問,他是肯定打不過曹鐘的。
    接下來幾個小時,無論是林渠英還是曹鐘,都是焦躁到了極點。在對面大樓那個窗戶,怎么也沒有那個戴圍巾女人出現。這個狀況,實在是無比糟糕。
    林渠英看得出,曹鐘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一雙拳頭,是不斷攥緊,又不斷松開。林渠英看得心驚肉跳,看曹鐘那健壯的手臂,揮舞出一拳來,他是絕對吃不消的。
    “等……等等?”
    這時候林渠英反而有了急智,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們,有必要那么傻等嗎?我們叫一個外賣,然后外賣員上來后我們就問他,樓下那女人是不是還在?”
    曹鐘一愣,隨后說道:“這辦法,好是好,但她也不一定就一直待在大廳遵守啊!
    “也……也是……但總是個辦法,至少可以確定她是不是還等在下面吧?”
    “那叫外賣吧!
    二人點了外賣后,開始焦急地等待,甚至跑到客廳去守候起來了。
    因為下大雨的緣故,外賣延誤了時間。差不多半小時后,林渠英的手機響了。他立即接通手機,問道:“嗯,是我,那個,你在送外賣上來前,幫我們去大廳看看,電梯前面,現在有沒有一個戴著圍巾的女人站在電梯口?嗯,你幫我看看吧,我額外給你小費!
    手機另一頭的外賣員顯然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于是問:“那你給我多少?”
    “你說多少就是多少!”
    “那行!我看看去!”
    沒一會,外賣員回答道:“沒有,沒人!
    “嗯,那你在電梯口拍張照片吧。那接下來,你……再幫我個忙,你然后從樓梯間走上來。你放心,你只要走上來,你要多少錢,都可以商量!
    顯然電話另一頭的外賣員是將他當做神經病看了。
    “你腦子有問題吧?我沒那個空,我還有很多外賣要送呢。你們電梯沒壞啊,我還去走樓梯做什么?我這就把東西給你送上來。這樣,我最多就幫你拍張電梯口的照片吧!
    對方掛斷了手機。
    曹鐘則冷冷看著林渠英,說:“阿林,我以前咋沒看出來你那么歹毒呢?如果樓梯間真的有那……什么什么在,這外賣員豈不是就沒命了?”
    “這……這……我這不也是?”
    “好了,我不想聽你說這些了。能確認下面沒人,那就行了!
    曹鐘此時對林渠英越發厭惡,說到底,一切的源頭就是這死娘炮想要偷窺,才鬧出這么大的事情,說到底他曹鐘本來和這一切有個毛的關系?而現在看林渠英這個樣子,他接下來讓林渠英這貨當人肉盾牌在前面開路,也就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了。
    林渠英其實也不是傻子,他看著曹鐘的眼神,大致也推測出他會想做些什么。這個狀態,等他們有機會逃出去,他完全有可能把自己推出去送死。拼武力,他是肯定拼不過曹鐘的。因此,他現在也是頭痛起來了,到時候該怎么辦?
    回憶起來,無論是那紅衣女人,還是那被子隆起的未知之物,結合《魔鬼公寓》小說的敘述,惡靈殺人,都是宛如吃飯喝水般簡單,真要殺人,眨眼間就可以完成,人類的掙扎可以說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這時候,門鈴響了。
    林渠英通過貓眼確定外面是外賣員后,才將門打開。門開了以后,外賣員遞給他外賣后,拿出手機給林渠英看了看在電梯口拍攝的照片。
    “你看,沒人吧?”
    林渠英定睛看向照片,卻是雙目陡然睜大!
    照片上,距離電梯口不遠的位置,有一個男人正站在原地,臉色宛如是僵尸一般煞白。
    “辛……辛……辛明云???”
    外賣員看到也嚇了一跳:“怎,怎么回事?我拍的時候,明明沒人的?”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