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大唐幻游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青雀他們的重任
    不管是腳下,還是眼前,甚至是遠處,就像是被犁了一遍一樣,巨大的彈坑,散落的泥土,燒焦的荊棘與雜草,這眼前的一切,讓李世民無法相信,就這么一臺火炮,再加一枚什么東西做的炮彈,使得他都無法相信,武器可以做到這樣的殺傷力,而且這距離,少說也有十里了。
    難道未來的戰爭,真的可以做到百里外就可以消滅來犯之敵,這是李世民回想著方靜曾經在宮城內給那些皇室子弟上課時說過的話,當時的他,完全是不相信的,可如今,眼前的這一幕,可以說是一個開端了,雖說只是十里,可這是十里啊,難道離那百里還遠嗎?
    如果當時有這火炮的話,他就會直接打到突厥腹地,何需來個渭水之盟?李世民真的傻了,或許在別人眼中是傻了。
    而在他身后的李山,以及那些親衛們,全部傻眼了,這哪里是武器,這是屠殺之器啊,他們也不是沒上過戰場,可如果把這火炮弄到戰場上去的話,那還有他們什么事?只需使命的開上幾炮,哪怕打不中,也能把對方的馬匹給嚇跑路吧,這一切看在他們眼中,盡顯得有些像神跡了。
    而青雀他們,可沒有閑著,一直在計算彈坑的大小深度,以及炮彈的散射程度,這些,都是需要他們去統計,然后再提到一些數據,如果覺是不合理,他們還是需要再去改進的,如果覺得差不多了,會拿給方靜看一看,讓方靜給他們一些意見。
    青雀他們一個彈坑一個彈坑的測量,然后記錄,只要哪里著火了,營地的將士們,會前去把火滅了,他們只需要做到測量記錄數據就行。
    程司平他們,到是無事,跟隨著李世民他們,到處查看起來,這一兩刻鐘以以來,從來到落彈點,到此時,都不曾說過任何一句話,哪怕一聲感嘆之語都不曾發出過,只是大睜著眼睛,看著彈坑,以及周邊的情況。
    又是兩刻鐘后,青雀他們統計基本結束了,這才回到李世民身邊,等候著李世民的問話。
    “大家先回去吧。”李世民無言了,他真的沒話可說了,這一切都使得他開始有些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武器了,因為青雀他們打造的這臺火炮,完全可以在長安城外,往著宮城里放了,真要被人弄到了這樣的火炮,往著宮城里射上一輪,李世民相信,他可能連骨頭都找不著了。
    又是花了不少的時間,一行人才推著火炮回到實驗室的小院里,但李世民卻是沒有進去,直接抬腿往著方靜家走去,心里一直有個疑問與擔心。
    青雀他們把一切弄好之后,也準備回家吃飯去了,至于那些將士們,自然也得回營地去,青雀他們是不管飯的,估計也沒人敢要青雀他們管飯,除非他們不要命了,青雀這個二愣子,說不定會端著步槍,往他們營地里輪射一番的。
    當李世民他們回到方靜家時,方靜家中,早已做好了中飯在等著李世民他們回來。
    大家落坐后,相繼吃起了飯來,至于李世民卻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使得皇后心里有些不解,這只是去試射火炮罷了,為何李世民還能出現這副模樣,雖然心中不解,但也不好在這飯桌上問出來,只能等到飯后再說吧。
    方靜到是沒所謂,一切以吃飯最大,但看著李世民的狀態,心里想著,估計是被火炮給嚇壞了吧,更或者是對于火炮的出現,心里存著某些擔憂吧,其實方靜心里同樣也存在一些擔憂的。
    就方靜對李世民他們的態度,說好不好,說不好也好,但也根本沒把李世民當成一位皇帝來對待,心里還怕李世民隱忍下來,以后多打造些火炮后,給方家村犁上一遍的,到那時,方靜估計也是雙拳難敵四手,想保住方家村,估計有些難了,不過,這種可能,應該是不會出現的吧。
    其實,方靜這個身份,一直處在李世民的上頭,李世民以前到也有些小心思,至于現在嘛,有沒有,就不知道了,至少方靜是猜不出來的。
    一個帝王的心思要是被人都猜透,那還做個屁的帝王呢,還不如回家種地去好了,更何況是李世民。
    飯后,張小霞她們從灶房里過來收拾干凈后,大家坐在廳堂里,嘴也不說話,鼻也不哼聲。
    方靜到是沒事人一樣,微閉著眼睛,像是在打磕睡,其他的小娃們,吃飽喝足后,也回屋里去休息去了,青雀他們到是全部留了下來,就連繼之都沒有離開,估計這里面是有事了。
    “二郎,發生什么事了,從你回來后,你就魂不守舍的,更是沒有什么精神一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啊?”皇后最終還是忍受不住這種沉默的氣忿,向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觀音婢,你相信十里之外,就能取敵人性命的事嗎?”李世民看了看方靜,隨后,又看了看青雀他們,最后,看著皇后問出了這么一句話來。
    “二郎,莫不是病了,為何說出這等話來?十里之外取人性命,人都未曾看見,如何取人性命的。”皇后聽了李世民的話后,感覺李世民是不是生病發熱燒起頭來了,盡說這等糊話。
    “觀音婢,今日我就瞧見了這等神物,十里啊,十里之外真的能取人之性命,而且估計還是那種尸骨無存的狀態。”李世民中感慨,今日上午的火炮試射,已經有些顛覆了他的認知了。
    “二郎,你必然是生病了,一會去草堂找孫神醫看一看才好。”皇后兩眼盯著李世民,心里有些擔憂,十里之外取人性命的話都說的出來,她定然是不相信的,想著自己的夫君真有可能生病了。
    “觀音婢,我沒有生病,今日上午,青雀打造的那臺火炮之物,可以射出十里之外,發射時的響聲,把我的耳朵都震的嗡嗡作響,到現在我這耳朵都沒有緩過來,那炮彈直射十里之外,炮彈所落之地,小山包被夷為平地,平地之上,巨大的彈坑,還有這周遭的一切,均已無完整的樣子了。”李世民開始向著皇后描述著那試射后的炮彈場景,在他的認知里頭,都有些不好描述,因為這一切,對于他來說,聞所未聞的。
    皇后聽著李世民的描述,或許在她的腦袋當中,有些不相信,但也知道,自己的夫君騙誰,也不會騙他的,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好半天,這才轉著頭,看向坐在一邊的青雀。
    “青雀,你父親所說的火炮,到底是為何物?這都把你父親給驚著了。”皇后輕聲的問向青雀,心里盡顯得有些不知情況。
    “回娘親話,我們打造的這架火炮,也是根據步槍的型式來打造的,雖然目前有些大了,以前的火炮比現在更大,不現現在的火炮威力更勝從前了,以前只能射七里,現在卻是能打十里左右,以后,我們相信,可以做到打二十里,如果還有可能的話,我相信可以打百里之外的,不過這是需要時間,也需要好好研究,靜哥哥說的對,任何東西需要去探索,去發現,去研究,才能知其根本,可我們越研究,卻越是不知道這極限是什么。”
    “當然,這火炮的聲響確實有些過大了,我們已經在改進當中了,父親上午的時候,可能沒有特意防護,這才使得父親的耳朵中總是嗡嗡作響,就如父親所說,炮彈的威力確實如此,不過還可以再改進一些的。”
    青雀輕描淡寫般的說著話,這些話說的到是簡單,可真要去做,就難上加難了,雖然方靜也能提供一些幫助,但也只是一些簡單的幫助,至于研究,還是需要青雀他們去動手的。
    皇后聽后,沒再說話,她沒有親身體驗過,自然無法知道這其中的厲害之處,但李世民心里,卻是最為清楚了。
    “青雀,以后你這臺火炮,可要好好研究,切莫讓人給偷了去了,到時我會交待好程司平的,以后還要多打造幾架這樣的火炮,為父沒有白生你這個好兒子,父親以前打仗時,只能騎馬持槊,可如今你們研究打造出來的火炮,真的是可以攻城拔寨了,還無須那么多的人命去拼殺,為父高興啊,先生,請受我李世民一拜,你教出來的好學生,我替青雀感謝你。”
    李世民說著說著,就站了起來,向著方靜大行了一禮,使得方靜有些無措,這根有我有啥關系,這火炮是青雀他們弄出來的,我本來一開始也沒有教的啊,這拜我干嘛?好吧,拜都拜了,難道還能拜回去不成?
    “圣上,你客氣了,這是青雀他們的功勞,我可沒有說什么,這一切都是青雀他們打造出來的,要獎賞,也是青雀他們這十來人的獎,跟我可沒有多大關系的。”方靜沒辦法,只能先把這事推出去吧,至少也可以給除了青雀之外這十來人,撈上一些功勞,以后說不定也可以做個官什么的。
    “好,好,先生之大義,我也不能太小氣了,青雀,還有你,對了,你叫什么名字?”李世民聽方靜的話后,知道其意思了,直接轉向繼之問了起來。
    “回圣上,我叫王繼之,專門研究火藥和炮彈的。”王繼之聽著圣上喊他,心里高興了一把,雖然他的心思不在做官上,但真要被一個皇帝點名了,任誰都會高興的,雖然繼之也才十四歲,但也早熟的很。
    “好,王繼之,我記住你了,以后你和青雀,還有其他的幾人,你們好好研究,多打造些神物出來,等你們從學堂學成之后,我將給授于你們一個官職,絕對不下于五品。”李世民大聲的向著繼之說了起來,雖然這五品官是什么,繼之可不知道,但想來以后可以做官了,這事對于繼之來說,那可是大事啊,到時候得跟自己老娘好好講一講,讓自己老娘也好好高興一把。
    “還有,青雀,王繼之,你們以后切記,在不慌廢學業的同時,多研究,多打造一些新事物出來,這天下,以后要靠你們了,當然,還要多多向先生學習。”李世民心中高興,這一切都來得如此的突然,對于火炮的出現,對于他來說,絕對是個天大的意外。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