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齊歡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溫馨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鳳雛支個小爐在一旁烤豆子,豆子的香氣在屋子里蔓延開來,遮住了銀桂剛剛點的熏香,銀桂一會兒定然又要氣得跺腳。
    徐清歡抱著暖爐坐在軟塌上,看著宋成暄。
    宋大人將她從園子里帶回來,她以為是要說齊德芳發現的線索,卻沒想到他讓人將她安置在軟塌上,然后他自己就坐在不遠處的桌案上,先拿了紙箋在上面寫字交給永夜,然后開始看書。
    黃豆不時地發出“噼啪”聲響,徐清歡再等著宋成暄臉上浮起不悅的神情,這樣她就可以帶著鳳雛回去,可宋成暄始終沒有說話,仿佛這些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
    他不會是來看著她的吧?
    徐清歡忽然有些好奇他看的是什么書,他端坐在那里,書翻動的極快,很快一本翻完了,又拿出一本來瞧。
    徐清歡托著腮靠在迎枕上,這樣仔細地望著宋成暄,她還沒有這樣仔細地看他那么久,他安靜的時候,臉上少了些威懾,這才能讓人注意到他英俊的面容,眉毛像染了墨般鴉黑,雙目深邃,筆挺的鼻梁下嘴唇微抿,臉頰輪廓分明,看起來莊嚴而孤高。
    如果對他不了解,還當他對什么事都不屑一顧,好幾次……她還因此而上當,想到那些畫面,徐清歡不禁有些臉頰發熱。
    鳳雛終于烤完了豆子,那小火爐搬走,她也沒有再回來,站在門口的楊媽媽仿佛也站遠了些。
    徐清歡也試探著想要走過去,看看宋成暄在做什么。
    宋成暄沒有動,目光依舊留在書本上,只是用很清朗的聲音道:“人都走了,要我過去嗎?”
    徐清歡一怔。
    “若不是,你那般瞧著我做什么?”
    說著話,宋成暄已經起身走到了軟塌旁。
    徐清歡不禁有些發窘,立即解釋道:“我就是想看你的書。”好似她盼著人離開,要去與他親近似的。
    宋成暄將手中的書遞了過去,徐清歡接過來翻開看了看,書的內容沒有什么特別,都是些搜集而來的雜談,不過書面上有一股香灰的味道,開頭還有一兩頁手抄的道德經,這書至少是從道士手中拿來的。
    “做什么用?”徐清歡問過去。
    “閑來無事就看看。”
    雖說朝廷沒有讓他任職,他也不至于會閑到這樣的地步,泉州、常州的消息不停地送來,其中細節自然要他去了解。
    可他為何要看這樣的書呢?總不會是想要開壇做法,入了道門。
    正要仔細思量,只覺得他手臂伸過來攬住了她:“身上不熱了,還是要好好歇著,過些日子好了,還有你忙的。”
    方才遠遠地看他,只覺得他恍若不似人間凡品,如今他靠上來衣袍上染了黃豆的味道,就似平白無故染了煙火氣,一下子破了功。
    本該羞怯的她,此時此刻忍不住笑起來,雖然沒有發出聲音,微顫的身子還是被他察覺。
    他的手臂頓時加大了力度:“在笑什么?”
    “沒有,”徐清歡立即板起臉道,“沒有笑。”
    這樣的時候,她委實不該有笑聲,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徐清歡剛想到這里,感覺到整個身子被抱起來,緊接著整個人都躺在了軟塌之上,她抬起眼睛,對上了宋成暄那幽深的雙眸。
    徐清歡的心慌亂地跳起來,一動不敢動地看著他,生怕再說出什么話liao撥到他。
    宋成暄漸漸沉下臉,徐清歡緊張地握住了手帕,她仿佛能聽到他呼吸的聲音,zhuo熱的氣息籠罩下來,帶著一股淡淡如銀丹草和松香的味道,沉默、內斂,卻又十分強勢,漸漸充斥在她周圍,代替了所有一切。
    徐清歡莫名有些暈暈沉沉,她忍不住輕咬了一下嘴唇,想要躲開卻又避無可避,只能閉上了眼睛,等待著他的到來。
    她閉著眼睛,臉頰通紅,像是受了委屈似的,想想她昨夜里皺著眉頭蜷縮在被子中瑟瑟發抖的模樣,他胸腹間不禁一蕩。
    本來只是想要讓她躺下歇一會兒,傾身過來也是故意逗她,管事媽媽就在門外,他還能厚著臉皮做什么事不成?
    卻沒想到她閉上了眼睛,微微側過臉去,露出潔白的脖頸。
    幽幽的香氣入鼻,他漸漸定不下心,伸手拿起了旁邊的薄被,輕輕地蓋在了她身上。
    仿佛沒有想到他要做這些,徐清歡睜開雙眸,略有些驚訝。
    這驚訝的神情頓時讓他微微皺眉,怎能就讓她失望。
    ……
    ……
    兩個人相擁了許久,宋成暄才重新坐在軟塌上,而她拉起被子,只露出一雙眼睛。
    楊媽媽端茶進來,看到徐清歡已經躺在那里,不由地有些擔憂,不過看著姑爺倒是好端端地坐著,面容平靜無波,一副不會逾矩的樣子,稍稍有些放心,不過還是道:“天色不早了,宋大人一會兒是否要離開?”
    “先不急,”宋成暄淡淡地道,“我還有事要與大小姐說。”
    有些坐懷不亂真君子的意思。
    徐清歡只覺得腳癢,想要找東西踹一下,才會順心。
    “宋大人,”徐清歡清了清嗓子開口道,“你幫順陽郡王尋找那內侍,可有線索了?”
    宋成暄道:“順陽郡王已經去了福康院,應該會有收獲。”
    “你也要小心些,”徐清歡道,“畢竟都是皇室宗親,說不得能夠看出些什么。”她雖然沒有見過魏王爺,但父子兩個必然有相似之處。
    只是眾人都覺得魏王一家都已經慘死,不會聯想到此,而且她始終對慧凈故意將先皇把柄奉到宋成暄面前這樁事耿耿于懷。
    若說慧凈察覺到宋成暄的野心如此作為也勉強能說得過去。
    可如果是有人發現了蛛絲馬跡,故意要查證宋成暄的身世呢?
    幕后之人已經離他們很近了,這樣一個對手,在面臨生死之際,用的手段必然狠厲,不過……
    他們也會給他一個更狠厲的報復。
    看她垂下眼睛思量的模樣,宋成暄不由地想及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知曉她是安義侯府大小姐之后,他懷疑她有所圖謀,說不得是在暗地里算計他。
    如今……
    他還真希望之前的懷疑是真的。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