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這個皇后我不當 > 1086 心中有愧
    按凌秋水這意思,是要蕭逸把這十人的禁制再檢查一下。
    或者,再說些用處不大的洗腦之語,總之目的就是能讓他們更好的控制。
    王馨淡聲開口:”這樣,要不,你們給這十人也種下禁制吧?“
    凌秋水與田成海俱是一楞。
    對同是元嬰境界的修士打禁制,擱平時這就是個笑話。
    因為他們可不會元力,只能用大家都熟悉的神識之力來進行。
    這個時候下禁制與被下禁制之間,就全看誰的境界高。
    但兩個階位之內,都可以自主解除,所以說是笑話。
    但現在不同,那十人記憶缺失,短期之內想把連一些包括修道知識在內的記憶串接起來還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完全可行。
    王馨這樣說,便是視他們為自已人,將對這十人的控制權已下放到了凌秋水兩人的手中。
    這樣在行動上可就很方便了,也是一種更進一步的信任。
    意思很簡單,原來是聽命于王馨與蕭逸的,現在就先聽凌秋水與田成海的。
    凌秋水與田成海見她似是認真的,同樣楞住了。
    這樣,三個男人都小心翼翼、不時的偷偷感知王馨,判斷她的用意。
    王馨見他們這樣子,微微一笑,對凌秋水說道:”你還記得朱長老么?“
    凌秋水連忙回答:”當然記得,這個......“
    王馨點頭:”先這樣吧,眼下快要接近危險地帶了,要不這樣,你們也別跟著我們,就先留在玉泉山。
    等我通知,如何?“
    凌秋水臉色微變,田成海也是氣息一頓。
    不等他們說話,王馨已笑道:”不過考慮到你們的修為......這樣吧,先把這些人送到晨風島,交給飛龍,然后你倆再過來。
    到時候......還是在大明城忠王府等我們,到時候記得小心一些。“
    這時,連蕭逸都有些明白過來了,只不過兩人之間向來是由娘子作主的,因此他還是只看,不添加任何意見。
    凌秋水為難,糾結道:”夫人,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王馨笑道:”是,我知道的,是我之前考慮不周,快走吧,記著我說的,去了大明城小心些!“
    凌秋水難受死了,顯然是心中有愧。
    田成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臉的難受。
    王馨招呼相公一聲,已先行出發了。
    凌秋水長嘆一聲,看向田成海,卻又知王馨與蕭逸心力了得,竟是連些話都不敢說。
    但顯然,他對這田成海是有明顯的抱怨之色。
    最終,兩人還是趕著這十一人向晨風島而去。
    至于由他們來下禁制什么的,那是不存在的。
    等拉開了距離,這時,蕭逸才問王馨剛才是怎么回事。
    結果王馨哼了一聲:”且先說說你是怎么回事吧?“
    蕭逸呆滯,干笑一聲,沒有回答。
    王馨嘆道:”你是在想那《涅??訣》吧?“
    蕭逸如被定身法術連續擊中,這身子與神態氣息在短短的時間內,便隨著娘子的開口不斷僵硬。
    最終,他訕笑道:”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王馨哼了一聲:”真龍殿的人這般拼命也要找到這功法,我想,你心不熱才怪。
    只不過,相公啊,你覺得你眼下要修的東西還少了么,更別說這功法明顯為火屬性,你什么屬性?“
    蕭逸扭捏一陣,還是腆著臉答道:”我沒說要修它,不過,看看總可以啊?“
    王馨哼哼:”怎么看?這一部是《涅??訣》的下半部,要看懂它,首先就要修練上半部,你不是不知道吧?“
    蕭逸繼續努力:”那上半部功法你那里不也有嘛!
    我都說了,主要是看看而已,或許也可借鑒一下。“
    王馨無語,扭頭看向另一邊。
    蕭逸卻能感知她并沒有生氣,于是長嘆一聲,干脆說道:”娘子,我實話實說吧,我真沒有修這功法的念頭。
    一來是看看,想看看這功法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另外嘛,你還記得當時那功法拿出來時,我跟你說過的龍血躁動么?
    當時你說它是龍與鳳相沖,但我卻覺得它似乎并不像是要與那火對抗,而是一種歡喜。
    就像......當時在那海蛟肚子里一樣。“
    王馨還是不作聲,但顯然已有些猶豫了。
    當然猶豫了。
    如果相公說的都是真的,那么她現在再這樣堅持可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恰在此時,蕭逸卻主動的又把這個問題滑了過去,問起了剛才凌秋水的事情。
    王馨?e頭道:”我猜啊,這可能是田成海的主意,不過也附合凌秋水的心思,就這樣膽大的弄了出來。
    你想啊,咱們現在馬上就要接近李蓉與柳眉了,據說那可都是合道境的大能。
    這與我們以前面對的就算有、也只是一個兩個可完全不同。
    因此,他們也是怕了。
    另外,之前我們用這陣法,他們可能也是非常想再了解一下,其實還是著眼于能不能對付李蓉這些人。
    也是看連這化神境能輕松拿下了,正是那越是相信、就反而越不自信那種的。
    最后,我估計他還是不想面對圣空島的人,只不過他并不知道圣空島和陳家已退出了蟹影而已。
    不過......咯咯,我這次帶他出來,還真是想通過他與圣空島多些接觸。
    對田成海也是一樣,他對道天宗也不陌生啊。
    所以,說起來也是不看好咱們而已。
    我估計他們這樣作也不是想退開,而是希望我們能給他們一些信心。
    當然,帶著那十一個人,還是有不少的麻煩,這操心的事情,的確讓人有些煩的。“
    蕭逸發呆,喃喃道:”原來是這樣......咦,我把他這......“
    他正要憤怒的表達點兒什么,就被娘子打斷了。
    王馨笑道:”以他們的情況,害怕也是正常的,再說了,就像現在這樣,咱們都心里沒底,如何能讓他們安心。
    先這樣吧。
    我想,他們也是明白人,所以,等到了大明城以后,我可不許你再提這事兒?“
    蕭逸想了想,嘆口氣道:”行,我聽你的!“
    但心里還是不舒服。
    這就像嚴歷的父親對小孩兒一樣。
    孩子再是乖巧,但只要表現過一絲一毫的叛逆,做父親的都不會善罷甘休,不將這孩兒煩死是不會結束的。
    還別說,凌秋水與田成海的行為及心思,還真是給王馨全猜中了。
    這不,正帶隊于海面上飛行的凌秋水這已是第四次的對著田成海在抱怨了。
    ”都是你,看你出的這餿主意,唉!“凌秋水懊悔不已。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