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玩寶大師 > 第636章 又一幅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余耀連忙關了門,“啥消息?聽你這意思還挺重視。”
    “我得到一幅畫的消息。”
    “也是畫?”
    “對,我從美國得到的消息。”上官雨頓了頓,“怎么?聽你的意思,你也有關于畫的消息?”
    “你先說。”
    “是這樣,加州有一家不大的私人博物館,叫朗戈尼藝術中心,現任館主并不是原主,而是個倭國人······”
    余耀聽著有點兒繞,不由插了一句,“好像有點兒亂。”
    “總得先介紹點兒背景。”上官雨笑了笑,“這個倭國人館主叫波多野結城······”
    余耀無語,不過這次沒插嘴,心道,好家伙,不光姓波多野,而且結城、結衣,聽著像兄妹。
    “這個波多野結城自稱是倭國古代名臣藤原秀鄉的后代,他父親年輕時移居美國,所以他是在美國長大的。波多野結城一年前接收了朗戈尼藝術中心,除了保留了原先的藏品,他還把自己的一些藏品添加了進去。”
    余耀問道,“這個朗戈尼藝術中心,原先主要的藏品是什么?”
    “主要是歐洲的一些畫作,還有少量雕塑藝術品、古董琥珀飾品。”上官雨接下來便說到了重點,“下周六和周日,朗戈尼藝術中心將舉辦一次展覽活動,在宣傳頁中,出現了華夏的一幅古畫。”
    上官雨說到此書,不由自主地頓了頓:“《四皓弈棋圖》!”
    “什么?孫位的作品?”雖說前面有不短的背景介紹,但余耀還是吃了一驚。
    《竹林七賢圖》,是孫位的作品;《四皓弈棋圖》,也是孫位的作品。只不過,《竹林七賢圖》的殘卷《高逸圖》,是目前所發現的孫位唯一的傳世作品。
    “對!”上官雨道,“不過根據宣傳頁里的描述,這幅唐代絹本,沒有款印,而且也沒說得太死,只是說高度疑似孫位《四皓弈棋圖》真跡。”
    雖然孫位的傳世畫作只有一幅,但是能夠被明確的畫跡,卻有27幅,因為這在《宣和畫譜》中有著錄。
    《宣和畫譜》算得上是古代很權威的著錄了。
    北宋初期,就非常重視古代書畫的搜尋整理,到了宋徽宗時期,內府所藏已經非常豐富了,加上宋徽宗特別鐘愛書畫,于是將宮廷藏畫編撰成了《宣和畫譜》。
    《宣和畫譜》作者不詳,不過,基本上可以認定是宋徽宗督導,蔡京、米芾主持,然后由一個團隊完成的,
    《宣和畫譜》,一共二十卷,共收錄從魏晉到北宋的畫家231人,作品639件。
    唐代畫家孫位,就是這231人中的一個;639件作品中,有孫位的27件。
    這其中,包括《竹林七賢圖》,也包括《四皓弈棋圖》。
    “宣傳頁上有圖么?”余耀又問。
    “有,但很小,就比縮略圖能強點兒。看不出細節,只能大致看出背景應該是山坡上的松林,一處山洞前,有四皓的形象,大致是兩人對弈,兩人圍觀。”
    商山四皓,在華夏古畫中,是經常被用到的一個題材。
    四皓是漢初的四個高人隱士,分別被稱為:東園公、綺里季、夏黃公、甪里先生。(甪音路,多用于地名和人名。)
    他們須發皆白,故稱四皓。劉邦曾經想用他們,被拒絕,而后四皓隱居商山。
    “這件事兒,如今應該很多人知道了吧?”
    “應該是,這都傍晚了,宣傳頁是上午發出的。”上官雨應道。
    “你不會想去看看吧?”
    “說對了,下周我沒什么事情,正好又是周末。”
    “也好。這樣的東西,畢竟是極為罕見的。”
    上官雨又道,“不過,我總感覺很可能不真。”
    “沒見實物,不好說。”
    “我不是完全主觀臆斷。”上官雨解釋道,“看宣傳頁上的小圖,總感覺構圖在模仿《商山四皓圖》。”
    “噢?構圖很相似?”
    《商山四皓圖》,現藏于故宮博物院,絹本設色,畫的是漢惠帝聘請商山四皓的故事。
    這幅作品沒有款印,畫面的上方,有挖補的痕跡,同時畫上還留有一角殘印,基本無法辨識。所以,作者是誰很難確定,有收藏舊題認為是南宋劉松年的作品;但是根據現在的考證,元代作品的可能性更大。
    “回頭我把美國朋友給我發的圖發給你看看。”上官雨解釋道,“怎么說呢,不能說相似,因為表面上是不一樣的。但是骨子里的布局邏輯,我感覺是在模仿《商山四皓圖》。”
    “明白了。”余耀點頭。如果“唐代”的模仿“元代”的,那肯定就是假的。
    “對了。”上官雨轉而問道,“你的關于畫的消息是什么?”
    “譚心定剛從我這里離開不久。”余耀應道,“也是孫位的一幅畫。”
    上官雨大吃一驚,“什么?譚家也有孫位的畫?”
    “不是,是關于《竹林七賢圖》,還有我推斷出來的一些信息。”
    隨后,余耀便將此事前前后后解釋了一番。
    上官雨聽后,“這事兒有點兒巧了!而且根據我們掌握的消息,譚家和倭國中谷家族,應該是有來往的。”
    “的確,事兒擰到一起了。”余耀接口道,“太顛方鼎的事兒,造假集團的事兒,如今又扯到美國去了,而且還是個倭國人。”
    “太顛方鼎的事兒,華夏這邊找到了真鼎,那邊遲遲不見動靜,就算提前解決了吧。”上官雨道,“造假集團不是被特調局盯上了么?”
    “這種事兒,又不是常規的違法活動,盯上也只是盯上。”
    “是啊,這條線太長,而且人家是多頭出擊,還真是麻煩。”上官雨忽而笑了笑,“不過,還是那句話,咱們沒必要摻乎太深。”
    余耀也笑了,“那你還去美國?”
    “我去看畫,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我總覺得秘藏里會不會有孫位真跡呢?而且沒準兒趕巧了就是《四皓弈棋圖》呢?”
    “咱倆想到一塊去了!譚心定說‘三賢殘卷’的時候,我也是一下子想到,這‘三賢殘卷’,會不會就在秘藏里?”
    上官雨嘆了口氣,“關心則亂,咱倆是有點兒臆想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